2016年4月6日星期三

20/3/2016 牧者心聲—照片、有黑點的蕉與我的心

backup from here

牧者心聲—照片有黑點的蕉與我的心
志超弟兄
早前港台節目,學會了一促發效應」(priming effect心理學名詞,意即一個人當遇到事物,傾向把任何之前在自己腦海中出現過,與之相關的東西連繫在一起。這種連繫會直接影響到我們對該事物的觀感。舉例說:一個人看過一連串開始變壞或已變壞的生果照片,當再見到一隻有黑點的香蕉在面前時(不論有點香蕉如何有益健康),他會自自然覺得這蕉也是壞的,而且會產生厭惡的感覺。這些照片原來能夠影響他如何理解另一樣看來不同的物件‑‑‑--不單指客觀上蕉的新鮮程度,而且更關係到他心理上的感受和吃的意欲。
社會充斥著很多荒謬令人感到無助的事,我們很多候的確無法改變(起碼是短期上;主再來則例外)。一星期六天在工作和生活上我們不斷的看這些壞生果照片」:不斷有學生看不到生存的意義而自殺百多二百億的錢舉舉手便通過醫療和退休開支卻不願多花,午飯時間去中環游泳,古洞村屋瞬間夷平... 不知不覺原來這些照片也影我們如何看主日的教會生活有些人來到教會是期望教會能提供一些社會上提供不到的東西六天的無奈,希望有一天的舒緩,或許是期望得著片刻的神聖寧靜或許是來找個空間放心說說人話但有些時不知你會否發現當星期天見到這隻它的黑點不知為何會令你產生與星期一至六一樣的感覺:為何所聽的道未能為社會問題提供解方案聚會後人們來來往往有人真的明白我這種翳悶嗎
這時候,我們要反思是社會的問題是教會的問題還是我自的問題當然,實況往往是三樣皆有。社會當然提供一籮籮的照片」,但教會這群‑‑‑--我們的聚會慢慢失去了凝聚,崇拜失去了全心敬拜的氣氛,團契圍繞著週會而運作,卻沒有和默契‑‑‑--小心我們信仰的群體也在出現黑點」。還有我自也會以自我為中心,沒有察驗原來促發效應」正在我的心滋長。這三方面的因素都會把我們的無助感放大。當人學習到這種無助(習得無助」, learned helplessness便會選放棄
但你會問這樣灰是否便沒有出路
從大氣來說這或許是圍棋大師與智能電腦AlphaGo的分別‑‑‑--也許在於人懂得反省,而且人有情感當人認知到自的處境不甘被玩弄,便有跳出框框脫離惡性循環的意欲。且,三者的因素我們還有上帝」未計算在內。教會作為一個屬神的群體-----在我們中間。因此詩人能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作幫助),是我的神詩四十二11被擄巴比倫的但以理能憑信宣告: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但二21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32保羅也提醒我們: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
神要在人的困境中開出路教會中凡屬神的人,只要能互相守望和體諒這群體能提供社會上所沒有的動力。因為彼得說神以神聖的能力,因著我們認識那位用自己的榮耀和美善呼召我們的,把一切有關生命和敬虔的事,都賜給了我們。藉著這些,他把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了我們,好叫你們既然逃脫世上因私慾而來的敗壞,就可以分享 神的本性。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多多努力地在你們的信心上,增添美德;在美德上,又要[增添]知識;在知識上,又要[增添]節制;在節制上,又要[增添]忍耐;在忍耐上,又要[增添]敬虔;在敬虔上,又要[增添]手足之情;在手足之情上,又要[增添]愛。彼後一3-7另譯
這不是個人的吩咐,是對群的呼召。但願我們在青平中能找著一兩個味相投的知心人能互相為對方的靈命守望用彼此相愛和禱告抗衡社會上的洪荒謬。

2016年3月3日星期四

有趣對話(五十二) 病也不公平

Josaphat Tam 及麗琪 watching Jophiel n Cophiel movie.
弟弟發燒病了. 哥哥卻不斷的埋怨: 唔公平呀! 唔公平!!!! 點解弟弟成日都有得病, 但係我冇. 哥哥葡萄弟弟之餘, 摟著弟弟說: 快d傳染我, 快d傳染我...
可惜, 哥哥始終都是要上學去...

2016年2月19日星期五

有趣對話(五十一) 有咩事情要做的22號

Josaphat Tam 及麗琪 feeling awesome.
38 mins ·
今期輪到哥哥 之 22號有咩事?
最近,我要約冷氣師傅到翊翊婆婆的家拆走舊冷氣機,然後由環保公司上門回收。約了一個我好似已有約但又唔係好記得有咩事情要做的22號,於是......
媽媽順口問坐在旁邊的翊翊:22號~ 22號~你記唔記得22號有咩事?
翊翊認真的說:22號咪就係翡翠高清台變做J5囉!
媽媽:(額頭出現小丸子無奈的直線 ||"")真係多謝晒你咁寶貴的答案,那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你這個仔,"先乘除後加減"唔牢牢記住,記埋這些沒有營養的事情。)

有趣對話(五十) 反芻

今期真是"嘔"到眼凸
今晚煮了烏冬做晚餐,弟弟很專注地吃自己那碗。我吃完第一碗後便到廚房再添,弟弟應該感覺不到"我的短暫離座並已經回座"。
然後他從低下頭吃烏冬的情況再把頭抬起來,他發現我本來空著的碗又"變回"滿滿的......
他極奇驚訝並認真地大聲問:點解你的碗又變返滿架? 唔通你將頭先食左嗰啲嘔返出黎再食過呀?

我震驚地回答:你咩事呀?這是我第二碗黎架!!!!
他出現"常識"的問題, 定係我有反芻的能力都不自知? 還是...... 我的烏冬煮得嗰賣相似嘔吐物?但志超說煮得幾好味嗰喎 :p